格雷尔斯·暗翼

我,高一,住宿,禁带手机等。
圈名可以叫我夜笙雨。
练练笔,应该不会坑,坑的不会发。
言和本命,cp言all言(主要友情向)最喜欢的应该是绫言,but龙言、柯言不喜。
我永远喜欢JUSF周存.jpg
塞牙姐赛高.gif
贺恩可萌了.txt

*突然发现脑洞是个很好的除(混)草(更)方式

*大概是灵魂互换——的其中一个脑洞,现况是浊令单穿贺恩,占据身体主导权,贺恩可同样感知外界但无控制权。

*论调戏某(tiao)人(tiao)的鬼知道多少种方法_(:з」∠)_


“你身材真不错。”镜中人挑挑眉,表情轻佻。
「......」
修长的手指划过白皙的躯体。
“手感也很好。”白发女孩扯开笑。
「......」
女孩偏了头,手指渐渐往下探去。
“而且,真是敏感呢。”
「浊令你别太过分!!」

每次写东西都会各种词穷,例如使力的大小,之前一直写加大了力气感觉很不顺眼

然后这些天突然想起来有力道这个词

应该是“加重了力道”......

是的我就是zzorz

*大概是,心脏病人吧

“我换了颗心脏。”语气淡淡,依旧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可是,”轻抬头,从刘海的遮掩下露出的淡然眼眸中隐隐流露出认真,“为什么这里,”纤瘦的指尖轻点胸口,“还是都是你?”

“为什么我还是喜欢你?”

*纱挑and ooc (这里仅用角色形象并未涉及原背景世界观等)
 *取材详见 《猫》 只是想记下这个存在的曾经存在。灰白色的猫,想想和贺恩的发色差不离。
 *(于是)只是突然想这么写一下下并未想好前因后果码一个小片段而已请无视就好
*有空有想法可能会补全现在就先搁着吧_(:з」∠)_

很漂亮的猫。
 浊令蹲下身来,猫般眯长了眼打量。
 常见的花猫,不常见的灰色。
 浅灰的短毛自背脊往四周蔓延扩散,渐渐变为白色,如蒙尘的白雪;毛发梳理的很干净,隐隐有些凌乱,更突出了毛绒绒的感觉;四只爪子雪白雪白,爪子上的肉垫粉嫩粉嫩的——应是刚清洗完。
 她随手捏了其后颈拎起来,悬在半空中,无视对方的张牙舞爪。
 嗯——手感不错。
 短毛炸开,对方毛绒绒的小小的头上的一双耳朵都惊得竖起。
 软软嫩嫩的。
 浊令默默捏了捏那双小耳朵。
 嗯,不错。
 她心情愉悦地对上那双竖瞳紧缩充满威胁的蓝眸。
 “眼睛很好看。”她笑眯眯的夸道。一边把小猫塞进怀里起身。
 小猫似是感到了什么威胁,彻底炸成了一只毛球,默默安分了下来,在某人怀中瑟瑟发抖。
 “♪~”女人轻轻哼着不知什么歌,脚步轻快地离开。

果然一个坑不能拖太久......

前面是什么垃圾玩意

看不下去cao

重写吧下面接不下去┌(┌ 、ン、)┐

目测一到emmmm起码四都得重来o(╥﹏╥)o

 码一码,寒假开始_(:з」∠)_

——“抱歉,失礼了,大人,小的来迟了。”

林影德

(骗术师-契尔德森)

半精灵(影精灵-人族)


(11.15......果然把名字打错了捂脸林和森....)


我在干什么......
(默默瞥一眼我那十几份的提纲(´ . .̫ . `))

愿有朝一日你也会被世界如此以待之。

那个宿舍纱挑我写周记本上当作业结果反而是现在填坑填的最勤的_(:з」∠)_

看了看总结全程在露骨(手机上)和不露骨(周记本上)间反复横跳.jpg

要不把那个发出来混混更算了(ni

不过打字修改好麻烦啊要不还是算了吧是不是回来除个草就行了()

11.3 突然发现打错字了 时不时
11.11 半期考凉了。双十一不敢要东西好难受想要板子或者马克笔

多棒_(:з」∠)_